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閱讀臺北

544期

文武生旦一手包 京劇皇后戴綺霞

文武生旦一手包
京劇皇后 戴綺霞

文/李寬心 攝影/楊志雄

京劇皇后 戴綺霞

(圖/戴綺霞提供/楊志雄翻攝)

  每到週日下午,木柵山邊的兆如安養中心裡,總傳出高亢的嗓音,「我不掛帥誰掛帥,我不領兵誰領兵!叫侍兒快與我把戎裝端整,抱帥印到校廠指揮三軍......」這是安養中心國劇團練習的時間,今天唱的《穆桂英掛帥》的段子,帶頭練唱的正是高齡96歲的京劇皇后──戴綺霞。

  對於喜愛京劇的老一輩戲迷,戴綺霞這三個字肯定不陌生,參與過不下數百場大型演出的她,早已是京劇界國寶級人物,自正式登臺至今從藝八十多年,至今仍是退而不休,乃至高齡94歲時,還曾登臺演出《貴妃醉酒》的戲碼,下腰啣杯、臥魚聞花,身段柔軟優雅,毫不馬虎,不僅讓新生代的演員嘆為觀止,也讓戲迷一飽眼福;臺北市政府文化局更於2012年頒發「臺北市傳統藝術藝師獎」,感謝她對京劇藝術的貢獻。

  回顧自個兒的京劇人生,戴綺霞說:「我生下來就註定要唱京戲,從小就有戲癮,練功縱使辛苦,我就是堅持要學下去。」梨園出生的她,外祖母和母親都是戲班出身,母親戴鳳鳴更是戲團裡的當家花旦。戴綺霞從小便愛看戲,上學後對書本總是興趣缺缺,一心只想學戲,但長輩們深知學戲辛苦無比,特別是母親尤其不贊成女兒也走上戲團一途,怎知她學戲的意願堅決,還借用《打漁殺家》戲碼裡桂英的對白:「生在漁家,長在漁家,不叫我漁家打扮,要如何打扮呢?」力勸母親,最後母親只得首肯,開始讓她學戲。

登臺八十多年的戴綺霞,是臺灣京劇界難能可貴的國寶級人物。

登臺八十多年的戴綺霞,是臺灣京劇界難能可貴的國寶級人物。

苦練基本功 
秀眼神耍手式練蹻功

  7歲正式拜師學藝,戴綺霞學得快又認真,從基本的「鼎(倒立)」功開始,得學爬鼎、蹦鼎、撼水鼎......把需要腰和腿的功夫練得很紮實,但除了練身體之外,嗓子也得練,從真嗓、假嗓、左嗓、吊嗓、喊嗓到丹田音......每天大清早起來便有一連串的功課等著她,對一個愛玩的七歲女孩而言,真是苦不堪言;戴鳳鳴本以為女兒很快便會知難而退,殊不知,愛戲的戴綺霞卻從不言苦。

  一晃兩年過去,戴綺霞不僅學會二十幾齣娃娃生的戲,還學會了幾齣武生與老生的戲碼,功夫愈練愈紮實,9歲時便以「小鳳雛」為藝名在新加坡演出,廣受觀眾喜愛,還贏得了「九歲紅」的雅號。

  雖說戴綺霞在武生、老生的功夫不淺,但或許是受母親影響,她仍決心在花旦一角下功夫,只是從生行改走旦行,所有基本功得從頭再來;戴綺霞說:「一個好的旦角,就看他的身段、眼神、手式,得把手式、內涵、戲情、眼神、神段都融為一體,才能把角色演活演像。」

  回憶起當年練功的情景,戴綺霞略帶感嘆地表示,現在學戲曲的年輕人,很難想像我們當年練功的苦啊!由於戴鳳鳴求好心切,教導女兒可說更加嚴格,特別是練蹻功,戴綺霞形容這是花旦必學,卻也是最苦的一門功夫,沒花上十年功夫是練不好的。初練時綁蹻的時間較短,從5分鐘到10分鐘,後來延長至一炷香、兩炷香,逐漸拉長時間,接下來才能學習花旦的腳法,如跑圓場、站磚、試纏兒、攏豆汁、朝天蹬等各種訓練,縱使兩腳又麻又疼,還是得照練不誤,甚至連睡覺都無法卸蹻,但母親說,若這等苦吃不得,蹻功就練不好,她也只能咬牙苦撐。

  除了蹻功,手勢也是花旦的重頭戲,更是內心戲的表現方法,不同的戲碼還有不同的手勢,像是《霸王別姬》就有虞姬舞劍彈淚的彈淚式、以及訣別時的劍訣式;又如《紅娘》裡,紅娘向張生表示機會來了的招手勢,以及想到妙計時的外指式,細算起來不只百式;再來,眼神也是學問,練眼神功時,母親會將屋內所有燈光熄滅,手持一炷香,要她眼珠隨著香火轉動,且頭不能動,眼皮不能眨,眉毛也得穩住;速度則由慢而快,還得學會用不同的眼神,表現不同類型的女性角色,有溫柔的、潑辣的、小姑娘的⋯⋯每回一練便是一、兩小時,要說不苦不累是騙人的,但為了把戲演好,她全能忍。

戴綺霞身段依舊柔軟優雅,看不出已高齡96歲。

喜歡愛國戲曲的戴綺霞對京劇的貢獻,鞠躬盡瘁,令人感佩。

戴綺霞登臺無數,圖為她與時任臺北市長的總統馬英九合照。(圖/戴綺霞提供/楊志雄翻攝)

戴綺霞身段依舊柔軟優雅,看不出已高齡96歲。 喜歡愛國戲曲的戴綺霞對京劇的貢獻,鞠躬盡瘁,令人感佩。 戴綺霞登臺無數,圖為她與時任臺北市長的總統馬英九合照。(圖/戴綺霞提供/楊志雄翻攝)

人生如舞臺 苦澀也精彩

  自9歲登臺,16歲正式出道,戴綺霞舞臺人生從一開始便有諸多波折,歷經父親失蹤及外祖母、母親相繼病逝等突來的打擊,她年紀輕輕便得獨當一面,帶著妹妹、師妹等一干人,南演北唱,從杭州唱到上海,足跡踏遍許多城市;民國37年,由於臺灣邀角演出,戴綺霞又和相依為命的妹妹輾轉來臺。

  來臺之後,她曾自組劇團在各地演出,後也短暫地加入大鵬劇團、大宛劇團,更曾在復興劇校任職,點燃薪傳之火。為了傳承京劇,她於民國72年成立「戴綺霞國劇補習班」,教導許多對京劇有興趣的門外漢,不少業界人士都曉得,戴綺霞教課不在乎收入,在乎的是學習的熱忱,像曾有一名外國人士想學戲,且願意付很高的學費,但她不願收,只告訴對方想學戲至少先得學會說中文,她說:「我不藏私,很樂意教,但對方必須是真有興趣,若只覺得花錢便能學好,那我寧可把時間留給真正願意學習的人。」

  85歲那年考量到身體健康照護的問題,戴綺霞決定搬進安養中心,或許有人覺得進了安養院頤養天年就好,對戴綺霞來說卻不然,她澈底發揮了活到老、傳到老的精神,不僅在安養中心開課教導同齡夥伴唱京戲,若各戲劇學校有戲曲問題請教,她也都大力幫忙教導練習,甚至還友情客串演出;被問起最愛哪齣戲,她爽利地回答:「愛國的戲曲,像是《木蘭從軍》、《穆桂英掛帥》......我都喜歡。」

  最喜歡愛國戲曲,也藉由戲曲愛國,正如戴綺霞對臺灣京劇的貢獻,鞠躬盡瘁,令人感佩。

少時歷經諸多波折,從小即南演北唱,輾轉來臺後曾到先總統蔣中正官邸獻藝,圖中前排右二為戴綺霞。(圖/戴綺霞提供/楊志雄翻攝)

少時歷經諸多波折,從小即南演北唱,輾轉來臺後曾到先總統蔣中正官邸獻藝,圖中前排右二為戴綺霞。(圖/戴綺霞提供/楊志雄翻攝)
京劇皇后──戴綺霞

●18歲時在上海黃金大戲院以《虹霓關》嶄露頭角
●民國37年應臺北新民戲院之邀來臺演出
●民國51年演出的《天女散花》開臺灣電視京劇之先河
●民國64年應聘於復興劇校(今臺灣戲曲學院)教授京劇
●民國98年獲中國文藝協會頒贈中國文藝獎章榮譽獎